您的位置:新化在线 - 历史人文 - 梅山文化 - 正文
首页 | 新化卫星地图 | 对本站的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诗人陈伯玲的《半山居吟稿》即将出版,敬请关注!

来源/作者:新化在线 录入:新化在线
2012/8/10 20:39:01 浏览:正在载入...

  新化青年诗人陈伯玲所居《半山居吟稿》目前已经排版完成,正在进行紧张校对工作,即将付诸印刷。

  陈伯玲,1984年出生,平时以网名牧笛两三声、新化人(小新)、陈二柱等混迹于各诗词论坛,常有诗词、楹联作品发表于《中华诗词》、《诗词》、《中国楹联报》等刊物,并多次获得各类赛事奖项,是新化年轻一代中不可多得的知名诗人。他此本《半山居吟稿》分为诗部、词部、联部、文部、群酬雅趣、师友指评等数卷,收录了他的诗词楹联作品及师友唱酬和批评文字,是一本内容翔实、用辞考究、设计典雅的诗集。书为16开本,规格为14.2x21厘米,约合100P,现在已经全部排版妥当,拟于九月份面世,欢迎大家关注、垂询。

  本书获得新化在线网站(www.xh116.com)的友情支持,责任编辑为曾俊甫、黎明明,装祯设计为黎明明、曾俊甫,责任校对为方娜、贺晓宁、肖宁、周帆,并由新化年青书法家张晴宇题写书名,值得欣赏和收藏。

  附:书中诗词联文摘录

步雨农兄韵感怀四首(选一)

  前年于讲诗堂贴中读雨农兄《感怀》四章,触慨颇深,后网易文联有诗集出版,大作即录,复读之,不禁意起,遂步韵成之。

世事何堪悟镜花,经年拓迹逐天涯。
放怀怒骂谁同我,举目潮流泥挟沙。
窘在酣时惊大梦,嗜于困处羡名家。
狷狂病合升平未?书不医贫卷药渣。

沁园春·送贺晓宁

  庚寅春,贺晓宁南下,未临车站相送,遥寄一词。

  谁逐离痕?资水清波,梅岭清风。
  许男儿抱负,志存万里,英雄事业,剑拭三更。
  鹤振长空,马驰旷野,磊落功名笑傲中。
  杯遥寄,此江湖世故,风雨从容。

  年当慷慨纵横,共盛世江山搏几程。
  但繁华烟柳,非为我辈,绮缃欢乐,莫许逢迎。
  天下相交,衷诚意气,看与分金事此生。
  山乡梦,待锦衣归处,米酿千盅。

贺贺晓宁父亲六十大寿联

醉里话清秋,乡梓名声,六秩寿荣七月;
老来逢盛世,襟怀天地,三湘日朗九州。


浅评贺晓宁楹联两则

  挚友贺晓宁,楹联精绝,相识几年来,每有佳作,都以短信或邮件发来让我先睹为快,每读其作品,惊叹之余多少还杂了一点嫉妒。今就其发表在第一期《楹联通讯》上两则楹联稍做浅评,不确之处还请各方家指正。

题紫鹊界

蹑足上高台,看界外峰来,岭前云去;
侧身闻笑语,在稻花香里,蛙鼓声中。

  这是贺晓宁游紫鹊界时写的对联,“蹑足上高台”:首句统领全联,蹑足一词写地势陡峭,炼字极精准;人站在高台上,非常自然的带出后两个分句,且“界外峰来,岭前云去”八字,紫鹊界其势之险峻,境之高远尽出笔端。足见作者的文字功底。下联笔势一转,由远及近:在高台上一起游玩的人群中传出的笑语,融入在稻花香里,蛙鼓声中。非常轻快的表达出这里隐逸出尘的自然山野之趣。从整幅对联看,遣词精炼,对仗工稳,“界外峰来,岭前云去”“稻花香里,蛙鼓声中”用自对的手法,于外在形式上体现出对联独特的艺术魅力,可见作者扎实的对联基础;然其内在的意蕴之美,更是清新自然,没有半点尘杂之味, 又见作者的襟怀境界。作者的才情与自然美景融为一体,自成佳作。

题北塔

循级上高楼,问檐角流云,可来天外?
凭栏舒远目,看江城灯火,直下洞庭。

  注:上下联第一分句出自前人欧阳辂题北塔联

  此联和紫鹊界联句式没有变化。 “循级上高楼”:起笔用清人欧阳辂句入题,写登塔,这句看似平淡,而其后的意味都从这五字牵出来,为总领全联之笔。后面跟着一“问”字把“檐角流云”拟人化,构思奇巧又切地切题,极见手段。“可来天外”写北塔之高,隐及作者眼界高远而心境高远之意。下联 “江城灯火,直下洞庭”用其联家想象,我们在北塔上看到的资江段其实不远,但这里由实而虚,虚又切实,使其境界顿开。唐人杜牧“千里莺鸣绿映红”一句极得后人赞誉,试问人眼岂能看到千里之远?这自是诗人其诗笔意象,这里贺晓宁一句“直下洞庭”袭其笔意,甚得前人神韵。且“江城灯火,直下洞庭”细嚼之余味不绝,城中的灯火怎么会移动呢?这个“下”字又得毛泽东词中“山舞银蛇,原驰腊象”之意,毛泽东一“舞”一“驰”,不仅是以动写静的成功笔法,更隐见他飞扬豪迈的神采。当然,因每个人所处的身份环境性格等各方面的原因。贺晓宁这句“江城灯火,直下洞庭”其气象断不能和毛泽东的“山舞银蛇,原驰腊象”相比,但这句做为一个平民作者登北塔时所能发的感慨,还是非常确切的。若改成“江中舟楫,直下洞庭”,字面上平实了些,也失味许多。

  当今很多对联,很大的一个特点就是俗,婚联中“比翼、并蒂”寿联中“福如东海”这类常用的不说,就是名胜风景之类的对联,很多都有硬嵌地名的喜好,我县的“大熊山”“梅山龙宫”“紫鹊界”等,很多联家都写过对联。大部分都是白描,直写这些地方有多好,且有的因笔端蕴藉不够,写景都不成功。而在写景中溶入作者自己的,这类作品就很少了;能把作品溶入名胜的,就更少了。贺晓宁这两则就是后一种。他没有强嵌地名,也没有直描景象,而是身临其境时游目骋怀,用心感触其境其意,然后锤炼成联。其联其人其景,溶为一体,这又比那种强嵌地名的对联更切题切景。而其遣辞用字之清雅,又没有半点时俗之气。行笔之流畅,也不见硬滞之处。无论从哪方面看,这都是很成熟的一流作品。

  我水平有限,此论自属管见,抑或谬笔。又因和贺晓宁是好友,多少有吹捧之嫌。然好联不怕千人品,这两联水准如何,自有方家法眼正之。

相关阅读
共有评论 0网友评论
注册新化通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免费发布信息 免费刊登黄页 免费宣传推广 打造新化免费信息发布平台 联系电话:13638489191

本站官方QQ群:54858901 | 客服QQ:点击发送QQ消息 | Email:76008608@QQ.com

蚩尤故里 新化在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11 http://www.xh116.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