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新化在线 - 历史人文 - 梅山文化 - 正文
首页 | 新化卫星地图 | 对本站的建议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国抗日战争的最后一次会战:雪峰山会战

来源/作者:新化在线 录入:新化在线
2013/3/23 8:51:40 浏览:正在载入...

湘西会战要图

  1945年5月10日开始的湘西“雪峰山会战”,是我国八年抗日战争的最后一次会战。主要战场绵亘洞庭湖西南,包括常德、益阳、湘潭、新化、邵阳、寒陵、东安、新宁、武冈、洪江、芷江、长溪、沅陵、安化等地区。会战从开始到结束持续将近两个月之久,参加作战兵力:我方动用陆军6个新装备军、4个突出纵队、两个重炮兵团、空军一个中美混合团和两个轰炸机大队,还有美军后勤支援部队,共约30余万人。令人遗憾的是,由于所谓“政治”因素,会战草草收兵,让部分本该成为俘虏的日军,轻易逃出了包围圈。尽管如此,此次会战对摧毁侵华日军生力军,迎接抗战全面胜利起到了不可低估的作用。

  序幕

  1944年夏,日军攻占衡阳、进据桂林后,企图打通湘桂线。由于在湘黔公路雪峰山这扇大门,我方屯有重兵,其企图难以实现。因此,日军乘我美械装备训练尚未完成之际,以先发制人的手段,于1945年5月初调兵遣将,集中6个以上师团达20余万各兵种联合兵力,疯狂向我第四方面军全面进攻,企图打通湘黔重要门户。

  5月上旬,根据我空中侦察和搜索部队的侦察,综合日军动态情况估计,当面敌部队调动频繁。从长沙到衡阳、邵阳问,日军车辆满载战斗人员和装备物资来往运输,由桂林向东安、武冈路上有步骑兵纵队向北移动,湘潭、株州间发现装甲车辆和坦克部队集结,由武汉到长沙水陆运输开始繁忙。据我突击队在湘桂铁路祁阳县境捕获的敌骑兵上尉村岛供称:他的任务是侦察华军兵力配备与交通情况。综合以上情况判断,当面的日军各兵种有联合向我方面军发动一次大规模进犯的企图。

  根据敌情判断,我军调整部署,积极准备迎击:中美混合作战司令部由洪江转移至安江,进行全面指挥作战。在溆浦县设前进指挥所,由四方面军参谋长邱维达负责。

  四方面军在洪江寨头设立的军官训练班暂时停止训练,所有教职学员一律返回原部。

  陆军第七十四军施中诚部,配属******炮一个团、对空联络台一组,配置在绥宁、武冈、石下江、洞口地区,构筑坚固防御工事,对东安、邵阳方面严加戒备。派到湘桂沿线之突击一、二队归其指挥。

  

湘西会战中,中国军队积极奔赴前线,奋勇抗战

  陆军第一○○军李天霞部,配属山炮一个团、对空联络台一组,配置于山口、隆回、溆浦地区,加强防御工事,对邵东、湘乡方面严密戒备。陈光中之游击纵队归其节制并指挥。

  陆军七十三军韩浚部,配属山炮一个营、对空联络台一组,加强防御工事,对湘乡、益阳方面严密戒备。陈载华之游击支队归其指挥。

  重******炮兵第二团、野战炮兵团、高射炮兵营,分别配置在江口、石下江地区,构筑掩体,准备以主火力支援七十四军方面的作战,一部支援一○○军和七十三军方面的作战。

  由昆明空运芷江的新六军廖耀湘部,暂在安江、黔阳地区集结待命,作为战略预备。

  芷江空军基地中美混合航空兵第一团,仍以芷江为基地不变,作战开始前的任务:侦察湘桂、粤汉沿线敌军动态,并轰炸敌后方交通枢纽以及车站、仓库等设施。会战开始后主要轰炸地区则指向衡阳、邵阳、洞口、武冈地区。

  美军派来的通信联络机中队在安江开辟临时降落场,归中美联络司令部使用。

  兵站补给司令部仍以芷江为补给基地,接收美军空运补给物资,在第一线各军师和第二线各军设立补给分站,进行物资补充。

  5月12日正午,接航空兵侦察报告:从长沙南进的日军纵队集结在湘潭、衡山地区约有3万余人。原集结在株州、衡山敌军有坦克部队与装甲部队向邵阳方向开动。湘桂铁路沿线有骑兵部队和辎重纵列向武冈方向调动。

  相同时间,指挥所接到第一线部队电话:我第一线部队派出搜索敌情的小分队,已在新宁、邵东、蓝田、武潭等处与前进之敌的先头部队有接触。由于敌众我寡,已向武冈、邵阳、新化、安化等地区撤退。根据以上情况判断,当面之敌已开始全面向我方面军阵地进犯,大战一触即发。

  5月22日晨,我七十四军已与进犯之敌展开炮击。敌之主要突击方向在石下江、竹篙塘公路两侧地区。当日七十三军在大桥、白溪间亦与敌开始接触,开始炮战。一○○军仅在前方派出小部队与敌接触。敌军正在调动部署进攻中,我军严阵以待。

  此时已明确了当面敌军企图,方面军司令部召集有关作战人员,包括美方军事顾问人员共同研究,充分准备后,并对第一线各军以及空军轰炸部队下达战斗指示:战略方针是采用攻势防御。第一期作战:第一线兵团各军应密切配合空军轰炸,充分利用即设阵地和有利地形,发扬我军优势装备与火力,必要时使用第二梯队兵力对敌进行猛烈反冲击,相互配合作战,节节消耗和杀伤敌人有生力量。各级指挥人员必须掌握战机,机动灵活使用战略预备队。

  第二期作战:预期当面之敌业已受到最大伤亡,进攻受挫时,我第二线兵团及时进出有利地区,采取攻势,配合第一线作战,将进入雪峰山深谷之敌军包围歼灭。

  截至5月24日黄昏,根据各方面情况汇报:第一线兵团各军师的作战情况十分稳定。由于我陆空配合适当,在阵地前杀伤敌人颇众,并有相当缴获。根据获敌文件证明,从邵阳方面前进敌军系日军板垣指挥的第十军团主力,配合有坦克部队、炮兵部队,扬言要以全力击溃我方面军,打通湘黔公路,威胁我后方重庆。综合近3日来的战斗情况分述如下:

  第七十四军在石下江、洞口沿公路两侧战斗较为激烈。敌方使用坦克与步炮联合兵种相配合,连续正面进攻,我军使用火箭筒与战防炮敢死队相配合,将敌击退,毁坏敌坦克15辆、毙敌千余。据最新战况判断,敌军主要突击方向是衡阳、邵阳、洞口两侧。从广西全县向武冈前进之敌已迫近武冈县城,企图威胁我军侧背,现正与固守该城之五十八师激战中。

湘西会战前线的中国士兵

  从湘潭向新化进犯之敌军纵队,查为日军板桥师团主力,配合炮兵部队连日向我涟源、新化进攻,均被我一○○军击退。新化仍为我军六十三师坚守中。陈光中游击纵队在敌后配合我军在蓝田截击敌之辎重后勤部队,颇有收获。

  由益阳沿资水南岸向安化进犯之敌,发现有“大岛”、“小川”等联队代号的步炮联合兵种约两万余人,现正与七十三军在烟溪、新化地区展开激烈战斗,安化县城仍为我军第七十七师坚守中。惟缺少山炮弹药,请求空运,以济急需。

  驻守常德、汉寿第九十九军通报:一句以来,洞庭敌军小型炮艇和陆战队向我沿岸之警戒部队进行炮击扰乱,有时以小部队向常德、汉寿模拟登陆活动,以牵制我军。

  据芷江空军轰炸大队通报:从5月20日起,我第一轰炸大队连续对长沙、衡阳、冷水滩敌军机场进行轰炸,击毁敌机20余架,机场被毁坏。第二轰炸大队正配合第一线作战兵团进行战场轰炸任务。

  5月25日晨,接六战区长官部电告:“奉军事委员会命令,着调该战区十八军胡琏部迅即向沅陵、辰溪开拔,归第四方面军指挥使用。”

  依据战场情况的发展,指挥部认为有必要召集第一线兵团各军师以及特种兵指挥人员召开军事会议,以明确下一步(即第二阶段)作战方针和作战计划,会议在安江司令部举行。

  王耀武在会上讲话说:“本次会战,经过充分准备,一周来的战况进行十分顺利。这一次会战,从时间、地区和双方动员兵力来看,关系我国抗战成败。因此,这一仗只能打胜,不能打败,上级已下最大决心,调集优势兵力装备使用于本战区,务望我各级将士,共体时艰,同心同德,团结一致,英勇杀敌,以完成我军人天职。”

  接着,邱维达发言说:“王司令官已经谈到本次会战的重要性,我补充自己对本次会战的一点展望。我们抗战打了八年,这一次日军盲目冒进,我们只要稳扎稳打,不犯错误,有希望能打胜这一仗。孙子说过:‘兵者国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也。’我本此名言补释几句。人类生于大地之上,尤如蚂蚁行于丘阜之间,地形稍有不便,就难以运动。敌军遇地形险阻,亦即限制其部队武器行动,无能为力。善用兵者,深知此道,地形宜于战则战,不宜战则守。不察地形之奥妙,强行部队作战,能打胜仗吗?因此,希望各级部队官士善于利用湘西山区地形,此战可操胜算。”

  无论天时、地利、人和哪一方面,这次作战是利于我而不利于敌。看来日本军国主义者在夹着尾巴逃命之前,想送点礼物给我们也是意料之事。

  七十四军参谋长邱耀东汇报当面战况说:“根据一周来与敌作战情况,向我进攻之敌军,是属于日军第十军团建制的松山师团和下良师团等部,其主要进攻方向指向我阵地石下江、洞口之间,一部以骑炮兵为主,从黄沙、东安、新宁向武冈突击,企图迂回我之右侧背。由于我构筑坚强阵地,节节挫败其攻势,经过数日激战,已给敌军重大伤亡。根据不完全统计,毙敌2500余人,俘敌官兵700余人,击毁敌坦克15辆、装甲车10辆;我军伤亡官兵300余人。从当前战况发展看,我军士气旺盛,战斗意志坚决。地面部队与空军配合协调,利用山区有利地形,有把握能将当面之敌军予以击溃。”

  一○○军副军长晏子风汇报战况说:“进攻我军阵地之日军,系日军第十一军团山口师团全部和独立第二师团一部,配有强大炮兵部队,其主要突击方向指向湘乡、蓝田。经过数日交战,我军机动利用有利地形,节节打击敌人,缴获武器200余件。在湘潭附近地区,据对空台得知航空兵侦察报告,发现有敌军大部队集结,想系敌之增援部队,请通知芷江机场派机侦炸。”

  七十三军参谋长徐亚雄汇报该军情况说:“从益阳前进之日军纵队,已于本月23日午后与我派出的搜索部队在马迹塘附近遭遇。我且战且退,现已在安化、洞市地区保持对战中。我军第七十七师坚守新化县城。”

  空军中美混合团司令李梅(Lema)代表贝克(Beka)上校汇报最近空军活动情况:“我第一轰炸大队和第二轰炸大队一部是支援方面军第一线兵团作战,第二轰炸大队一部和第三轰炸大队的任务是对敌后方交通、城市、据点、仓库、机场、部队集结地进行侦察轰炸。3日来执行情况,战果很满意,对长沙、株州、湘潭、衡山、衡阳以及湘桂沿铁道线各城市据点、水陆交通码头等处,一发现敌情立即轰炸,日军伤亡惨重。现在敌机白天已不敢活动,制空权完全由我方控制。请转知地面部队安心作战,空中掩护完全由我空军负责。”

  兵站补给司令郑希冉汇报:“各军师补给品均以芷江为补给基地,派出兵站进行补充,经常保持五日份粮秣和三基数弹药。重点作战部队,缺少弹药随时空中补给。”

历经血战的中国士兵

  方面军副参谋长罗幸理综合汇报当面情况说:“进犯我方面军之敌,根据文件和俘虏口供证实,系日军侵华派遣军冈村宁次所属第十军团全部共6个师团和坦克、装甲部队。在新化、安化地区发现有十一军团代号,可能有一部参战。总参战兵力据估计达25万人,企图在雪峰山东麓将我方面军主力击溃,进出洪江、芷江、辰溪地带军事要点,打通湘黔门户,进一步配合侵入广西之敌军北进威胁重庆。”

  邱维达补充说:“我们的战略方针是采用攻势防御,而不是专守防御。根据战区地理特点是山峦重叠,道路险阻,山脉均系南北走向,愈向西进山势愈险愈高,正是孙武所说的‘死地’。我军采用攻势防御,即为先守后攻,守是为了消耗敌军有生力量,攻是为了进一步歼灭敌人全部或大部有生力量。利用雪峰山如此有利地形,布置成一个袋形阵地,武冈、新化、安化三点要坚守,作为两翼阵地支撑点。我们判断敌人主要进攻方面是在邵洞公路地区,敌配有装甲部队,担任这方面作战的七十四军,应集中步兵炮和火箭在公路两侧,同时可以采用灵活机动打法,多准备数道阵地,每一阵地达到预定目的可以相机转移,不要拼消耗。我们的手段是诱敌深入,只要武冈、新化、安化不丢失,尔后掩护我战略预备兵团易于进出作战,就有可能包围歼灭敌人。”

  最后,王耀武司令官总结说,同意以上对敌分析判断和提出的作战方案。本次会战,我们说能够取胜是有多种因素作为依据的。第一,我们有充分准备,预则立,不预则废。第二,我们的武器装备,无论是陆空火力均超过敌军。第三,我们占据有利地形,敌人跑到“死地”来强和我们作战,是自投罗网。第四,我们控制有力后备兵团作为后盾。第五,士气旺盛,军民团结一致,湘省各界一再表示不论人力、物力,愿全力以赴支援我军作战。希望各级将士同心同德,完成战斗任务。

  争夺战

  5月中旬后,敌我相互争夺战场要点,战事愈演愈烈。每因争夺某一要点、高地,反复冲击拼杀,有些地点得而复失,或失而复得者数次。

  第七十四军在洞口的防御工事,经激烈战斗3昼夜之后仍坚如磐石。在前进阵地上与敌展开炮轰,其步兵进攻,均被我击退。五十八师防守武冈城,构筑内外防御阵地三道,敌军攻抵城垣时,使用炮兵火力掩护步兵用绳梯爬城。我守军沉着应战,待敌爬到中途,即以冲锋枪扫射,使敌伤亡惨重,护城河内敌尸累累。敌争夺竹篙塘据点时,使用坦克为前导掩护部队前进,反复冲击达10余次,均未得逞。最后我军派出敢死队用*********燃烧敌之坦克10辆,杀死敌步兵百余人,敌不支后撒。

  第一○○军在新化派有六十三师防守,沿资水西岸田心、巨口设防线,经激战数日,敌已渡过资水。新化仍为我坚守,敌从沙溪、洋溪突进包围该城已有7天,我守城部队毫不动摇,敌军屡次爬城,均被击退。我军为支援守新化部队战斗,组织以营为单位进行反冲击14次,给敌以重大伤亡,新化守备安然无恙。

  由益阳和资水下游西进之日军纵队,在马迹塘、武潭地区被七十三军七十七师击溃一个联队,俘敌千余人,缴获各种武器百余件。战斗接近安化县城,因该县无城垣,利用丘岭设有野战工事3道,正在第一道阵地展开争夺战斗。

  据在湘潭、衡山地区活动的深入突击部队来电,从5月中旬开始,敌后铁路、公路、水道运输繁忙。由于制空权掌握在我方,敌军仅能利用夜晚或阴雾天气进行运输,后送伤员络绎不绝,补给困难,军心涣散。

  会战发展到6月上旬,均按我方原定计划进行。有些重要据点虽然争夺激烈,个别阵地被敌突破或占领,但整体战局始终稳定。因为战区辽阔,安江、溆浦指挥人员或派参谋人员,经常到第一线视察战况,并传达上级意图,使全体将士对本次会战的作战方针和决心做到人人心中有数。

中国军队的炮兵

  方面军第一线兵团阵地态势,稳定在绥宁、武冈、洞口、江口、隆回、雪峰山东麓、安化地带间展开激烈战斗。敌军进入这一地带之后,虽然投入相当大的兵力,约计20余万人,但已成强弩之末,愈战愈深陷群山峻岭之间。根据以上战区形势,我方面军指挥部下达指示,依据我预定战略方针,经过半月来的战况发展,已经达到我会战第一期战略计划目的。各军师从现在起,坚决同守现有阵地,各种火力相配合,歼击当面敌军,没有经过上级允许,不准随意变更阵地,以待我第二期战略计划的实施。

  我航空兵各轰炸大队,仍按原计划继续对深入雪峰山地区之敌军阵地侦察、轰炸。轰炸重点置于湘黔公路两侧地区,以一部支援新化、安化、武冈方面作战,如发现衡阳、株州、湘潭、益阳、邵阳等敌后方有敌集结或运动,立即轰炸。

  昆明伞兵纵队马思恭部,已空运一个大队到达芷江集结。

  从第六战区调来支援的第十八军先头师已到达辰溪附近,后续部队3日内可集中完毕。 美军联络部通知,芷江后勤基地已由昆明加调汽车运输兵营到达芷江,担任前方补给。

  6月6日晨接重庆密电:该战区面临决战阶段,已电催昆明陆军总司令何应钦上将偕美军作战司令麦克鲁将军、参谋长巴特鲁等前赴安江前线指示机宜。

  决战

  战事持续进行,全线战况稳定,各军即设阵地同若金汤,敌屡次试图突破,均被我粉碎。俘获敌人愈来愈多,辰溪集中营已人满为患。

  6月5日前后,新六军全部已在芷江、安江地区集中完毕。6月9日,十八军在沅陵、辰溪地区集中完毕,正在增补弹药,整装待发。

  6月8日零时,突然安江、辰溪上空发现一架敌侦察机盘旋,并用探照灯侦察我地面动静。我方以防空火网猛烈射击,敌机立即飞去,说明敌方已有警惕。

  据敌俘军官自称,由于欧亚战争形势突变,日本处于不利地位。在华战场屡遭失败,若再向中国西南山区进攻,毫无胜利把握。因此,兵无斗志,军队内部且有反战情绪,无奈受日本军国主义威逼,不得不勉强上阵。

  方面军指挥部秉承何应钦意图,决定12日召开一次军事会议,决定下一步作战方案。何应钦、王耀武,陆总参谋长萧毅肃、副参谋长冷欣,工兵指挥官马崇六、炮兵指挥官彭孟缉等先后从昆明赶来参加会议。美军作战司令麦克鲁、参谋长巴特鲁、方面军首席联系官金武德等亦赶来参加。中外将校济济一堂,共商歼敌大计。

  这次会议的中心目的除由司令部情报、作战主管人员绘图报告作战以来敌情变化和我军作战经过以外,主要讨论研究今后作战方案。

  会议开始,何应钦先作了简短发言。他说:“这次湘西雪峰山会战,我军最高统帅以及盟军将领和全国上下均极为重视。无论在精神上、物资上、部队调遣上,均集中优势使用。现在战场形势已经有力说明:战局稳定,将士奋勇,战果可嘉,胜利在望。我来这里,目的是协助各位早日结束这场会战,希望提出一些方案,共同讨论。”

  王耀武接着发言,他说:“湘桂铁路没有通过一次车,主要原因是有我四方面军控制湘、桂、黔、川、鄂这重要门户。日军这次企图冲破这重大门,在战略上是犯了冒进、在战术上是犯了攻坚的错误。现在战场情况已经告诉我们一条经验:尽管日军投人将近两个军团的兵力,看来已陷入死胡同,进退两难。现在有何总司令亲临前线指导,并调装备优越、训练有素的增援部队前来助战,胜利结束会战大有希望。当前要讨论一个主要问题:如何使用我们的新生力量?请大家提出宝贵意见,请总座决断。”

  接着,方面军参谋长邱维达提出作战方案说:“我刚从前线回来,对前方情况较为了解。总的敌情是:当面敌军在湘黔公路方面突入较深,已经陷入深山峻岭困境。战区南北两翼我们坚守的武冈、新化、安化几个支撑点,仍在我军手内没有放弃,这对尔后使用第二线兵团进出是一个有利条件。因此,我初步考虑:我们的第二线部队不宜投在战区正面去顶牛,南于敌军的主力也是投入在战区正面,这样做力量对消了,纵使能打过去,把敌人赶跑了,也达不到我们战略目的(歼灭战目的)。因此,我想到古代兵法家邓艾善用奇兵的经验有值得我们借鉴之处。具体说,我的方案是采用左翼迂回包围敌人战术,兵不在多而贵神速。我想使用—个加强军的兵力,从辰溪、溆浦插入敌之侧背再向南进出,配合第一线兵团截断湘黔公路后,围歼包围之敌,可操胜算。这一方案的优点是:不需攻坚而能聚歼全部或大部敌军,达到打歼灭战目的。这在部队运动上、交通上可能遇到些困难,但我方早有准备。部队车辆可集中在江口待命,待湘黔公路打通后归建。我方已在溆浦县准备健壮民兵数千人交付部队使用,以人力代车辆运送补给品,可以弥补交通上的困难。第二个方案是萧毅肃、冷欣、廖耀湘同罗幸理提出的。方案综合起来是采用中央突破战术,将敌压缩于资水以西地区予以歼灭。”

驻芷江汽车团将军用物资运往雪峰山前线

  以上两个方案提出后,与会者纷纷各抒己见。廖耀湘提出不同意第一个方案的理由是:将美械装备部队投到深山樵夫小道上去,等于消耗自己的优势,美式装备部队离开公路不能作战。邱维达接着说:“你讲的很对,你想利用公路,敌人也想利用公路,双方主力都在公路两侧汇合,力量对消,形成‘顶牛状态’。我们作战目的是要打‘歼灭战’,你纵然能将敌人顶出去,也难以捕捉歼灭它们。”接着发言的很多,辩论到深夜,何应钦左右顾盼,特别望着麦克鲁的脸色,难下决心。正在这时,电话铃响了,是溆浦指挥所作战参谋林铸年打来的。邱维达接了电话之后,借此机会说要回指挥所处理一件重要情况,欲先走一步,等总司令下定了决心,他便遵照执行。

  深夜吉普在公路上奔驰,邱维达的脑子围着“左翼迂回包围”和“中央突破”两个问题左思右想,不知不觉已经来到溆浦指挥所。几昼夜未合眼,实在有些疲乏,想休息片刻,谁知刚一躺下,电话铃又响了。拿起话筒一听,是王耀武在呼叫:“你是维达吗?”邱维达回答“是”。王接着说:“你赶快回来一趟。”邱维达问有何事。王说,辩论结果是何老总和麦克鲁将军认为你的方案考虑周到、全面,现在已经决定采纳你的方案,我和何总请你来指导实施。邱维达又问:“决定使用哪个军?还是两个军同时使用?”王答说:“先使用十八军,以后再看情况。”邱维达说:“好吧,那就不用到安江去了。因为十八军进出道路必定经过溆浦,我的位置就在这里,一切早有准备,我预定明天去找胡琏谈谈,介绍当面有关情况。”邱、胡均系黄埔同学,有问题能共同研究解决。

  6月12日,邱维达接到溆浦县长汇报:该县组织的人力输送队已经有3个大队共3000人,集中等候调遣。如要增加人数,希望早一天通知,立即调派。

  13日清晨,邱维达驱车抵达大江口,迎面遇上十八军的先头部队源源开进。邱维达乘车迎着部队相对方向徐徐前进,一直碰到胡琏,邱维达才下车,一面步行,一面交谈情况。胡一见面就风趣地说:“老同学,你这一炮可把我们忙坏了。俗语说:‘你们动动嘴,我们跑断腿。’”邱说:“何老总叫你们锻炼腿劲,是要请你去夺锦标啊!夺得冠军回来要请客啊!”大家捧腹大笑。胡说:“我的部队刚从六战区调来,对这方面敌情、友情、地形颇觉生疏,请老同学多加指导。”邱说:“咱们老同学凑到一条战线上,还用得讲客套吗?谈到部队进出溆浦问题,安化与新化之间,有友军七十三军和一○○军可以保障你的部队安全。截断湘黔公路后,要注意与江口、石下江七十四军的联系。最后围歼战要与各军相互协调一致,方能奏效。”

  言尤未尽,不知不觉已经到达溆浦,胡特别注视邱的军用挂图。胡是一位好学勤谨的指挥员,马上把自己的图囊打开,取出地图,将敌情以及友军位置标上。邱维达说,这一来你就心中有数了。胡说,时间不早了,我要赶路,暂且告辞。邱维达说:“祝你马到成功,长沙再见!”

  邱维达同胡琏握别后,回到指挥所,立即将以上情况汇报何应钦,何认为处置尚属周到。邱维达随即吩咐对空联络参谋两件事:第一,通知芷江空军派歼击机在溆浦山门地区掩护我军开进;派作战参谋乘联络通信飞机随部队行动,进行联络通报。第二,从现在起,我轰炸机任务主要是应对邵阳、洞口地区敌军阵地进行猛烈轰炸,制约其部队活动。

  6月15日晨,一○○军二十九师杨荫部乘十八军新生力量来到时,对两丫坪之敌采取攻势,歼灭一部敌人,缴获山炮8门、俘敌300名。

  15日正午,接空中侦察报告:从溆浦南进之十八军进展顺利,先头已通过隆回,我空军派出机群继续掩护侦察。

  16日8时,与十八军军长胡琏通电话后得情况:军主力纵队经溆浦前进中,已与友邻一○○军、七十三军取得通讯联系。在前进过程中,拔除重重障碍,与敌军激战数次,我前锋打进山门,并已完全占领之,将敌后方设备全部捣毁,俘敌和物资器材甚多,我军继续按预定计划扩大战果。这个大好消息传来,确实振奋人心。安江指挥部何、王、麦等都感到欣慰。

  从此以后,全线战况发展都十分顺利,各军师乘我生力军进入战场,扩大战果,歼灭敌军。截至17日黄昏为止,敌军咽喉湘黔公路已被胡军完全截断封锁。至此,深入雪峰山地区之日本侵略军完全被我包围。

  根据战况的迅速发展,下一步战略指导方针是:利用现有态势,配合陆空火力,逐步缩紧包围圈,分别割裂敌阵,摧毁敌之抵抗,包围歼灭其有生力量,愿投降缴械者给予优待。

  据七十四军参谋长邱耀东汇报:突入江口、四塘湾、龙潭地区之敌,被围困后,仍不肯缴械投降。经继续围攻,发现有树白旗的,等到我军接近时,仍然开枪向我军射击,希望通知所属注意不要受骗。

被俘的日本兵

  深入雪峰山区之敌,被我军重重包围后,利用深山森林作掩护躲藏起来,搜捕困难。经与中美空军混合团研究,决定从6月15日开始,使用凝固*********,对雪峰山地区之敌进行地毯式反复轰炸,清扫森林。

  这一阶段作战,基本上已按我军预定战略方针顺利进行。第一线各军愈战愈强,阵地岿然不动。据守洞口、山口的五十七师连战数倍于己之敌,战果出色。战略预备队胡琏军进入战场后,由于部队运动神速,将士用命,协同第一线友军配合得当,迅速完成对雪峰山地区之敌的包围态势,并截断敌之背后惟一交通运输咽喉——湘黔公路,使深入雪峰山地区的日军20余万人马,成为瓮中之鳖。

  草草收兵

  前期作战顺利进展,各级指挥官无不喜形于色,认为敌军已被围困,胜利唾手可得。急功好胜的战场最高指挥者何应钦急忙向重庆最高当局报捷,轰动了整个大后方。前线仍在战火纷飞、炮火轰鸣,而重庆大街小巷却出现“庆祝湘西大捷”的大幅标语,锣鼓声、鞭炮声响彻云霄。前后方的气氛对照,颇有一番滑稽意味。

会战进行到6月中旬末,敌军几度企图由洞口方向突围,未能得逞。此时,指挥部对第一线兵团各部下达指示:对包围圈内之敌,要加强包围圈的防御工事,严防敌乘夜间突围。今后各军战术任务,务将包围之敌分别割裂,一小块一小块聚而歼灭。对武冈、邵阳、新化、安化方向注意敌军增援,预设阻击阵地。

  6月18日,七十三军施中诚电话说,洞口、江口敌军有部分向我缴械投降。据俘兵称,被围后,粮弹无法补给,官兵已有3天未进饮食,兵无斗志,连日遭空军轰炸,死伤甚重。

  同时,一○○军、七十四军方面先后汇报:我方分别包围之敌军阵地经派人劝降后,缴械来归者日渐增多。原进攻新化、安化之敌,有一部向邵阳方向转移,已通知十八军注意防范。

  6月20日,重庆各界代表莫德惠、邓文仪等一行12人携带慰劳品来到芷江,等待战局结束,前往第一线犒军。

  20日深夜,邱维达在溆浦指挥所接得王耀武电话说,前方战事仍未结束,何总司令很着急。因为中央已确定日期召开四中全会,委座电催何回重庆,亲自向大会报告湘西大捷经过。何说,战斗仍在继续,他去报告大捷,前方后方岂不矛盾。何要王同邱研究一下,如何早日结束这场战争。

  邱一听王耀武提到“早日结束这场战争”这句话,心里已经有了底,简而言之,不外乎草草收兵。邱想,抗战八年,打的败仗多、胜仗少,这次将士们流血牺牲,眼看只要坚持一周最多也不过10天,就是一次胜利的会战。想到这里,邱说:“你要我考虑早日结束战争的事,我已经考虑过,为了善始善终结束这场会战,最快也得5天左右。”

  王说:“不行!何老总后天清早就要飞回重庆,在他动身以前要设法解决战局。”邱说:“吃饭要一口一口的吃,作战也得一仗一仗的打。”邱反问王一句:“你同何商讨过没有?你们的腹案打算如何指导?”

  王在电话中露出了底牌,他说,在胡琏正面包围圈放开一个缺口,这样可以早点结束战局。邱又反问王一句:“下面部队长官是否同意这样干呢?这样干,对整个战局有什么好处?”王又补充一句:“就在洞口公路附近放开个口子就行了。”看来他们的决心早已下定,邱再说也无用,便说:“如果你们真要这样干,我作为参谋长,利害得失我不能隐瞒,我不能执行,请你直接打电话告诉部队行动。”

  邱放下话筒不久,何又来电话。说他后天清早便要回重庆,王同你谈的问题,希望你全面考虑,最重要的是“军事要配合政治吧”。邱想来想去,实在想不通,将被围的敌军放出去,这是什么政治!

  事后了解,洞口公路方面的口子开放了,敌军逃走一部,是王秉承何的意图直接向军、师长打电话的。上野武夫率领所属指挥人员也冒着炮火溜走了,残留在雪峰山漫长山区的日军各部队,在失去战场最高指挥者以后,军心更加消沉,只有少数几个据点仍图挣扎不肯投降。

  截至6月23日正午,全线战斗接近尾声,分割开的日军,纷纷树起白旗,投降缴械。24日以后,各军、师忙于收缴武器装备,遣送俘虏,清理战场。

相关阅读
共有评论 0网友评论
注册新化通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 广告服务 | 免责声明 | 联系我们

免费发布信息 免费刊登黄页 免费宣传推广 打造新化免费信息发布平台 联系电话:13638489191

本站官方QQ群:54858901 | 客服QQ:点击发送QQ消息 | Email:76008608@QQ.com

蚩尤故里 新化在线 版权所有 Copyright©2011 http://www.xh116.com All rights reserved.